• 多少情缘如雪花与之擦肩

    多少思念似海天界的守望

    只借雨雪传情

    雪花终将消融

    相思慢慢老去

    秋霜春露,几度轮回之后却留下伤心几许

    01月10日
  • 致晓林.作者:程汝明

    致晓林 .作者:程汝明

    写文章,要署名,编发文章,要有“责任人”。虽然“文责自负”,但登载了“下下作的东西”,无论期刊还是网站,也是“自毁家门”。弟涉足文艺多年,怎么突然提到“署名”一事?

    01月08日
  • 娜娜:官员受罚不是违建上马“理想答案”

    环保部公布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8省(区)公开移交案件问责情况,知名上市企业晨鸣纸业赫然在列。日前,环保部发布的通报显示,江西晨鸣纸业有限公司在未取得环评批复文件的情况下,于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

    01月08日
  • 地大物博

    随笔

    地大物博

    于公谨

    很多时候,我们国人总是常说的一句话,我们国家地大物博,同时脸上总是显得很骄傲,也很自豪。我也承认这句话,也承认我们国家的地大物博,我应该感觉到自豪,但是,这并不是我

    01月08日
  • 文/杨小贝

    在动物园所有的动物里。我最惧怕的动物就是“狼”了。狼的面相和其凶残的本性都会令我生畏和恐惧。

    几年前看了《狼图腾》这本书,书中详细的介绍狼性的“团结合作精神”是其他动物无可比拟的,

    01月04日
  • 你的今天比昨天好吗?

    辞旧迎新,互相都在说祝福的话。著名艺术家吕胜中说起二十年前的一个故事。他说,记的二十年前与一位德国艺术家对话,德国艺术家认为人所有的努力都是枉然,逼他回答:你的今天是否比昨天更美好?——这问题果然很难

    01月03日
  • 人生如棋

    我很小的时候就用象棋“打棋估堆”,我认为这是棋类最简单的一种;上学后,下过乡村地棋,记得有“五福“、“五局”、“马虎咬孩子”等庄户棋,这是最随意的一种,在地上随意画上棋格,在地上捡拾起石头、瓦片就来;

    01月02日
  • 我又长大了一岁

    春,一年之际的开始。你或许会注意,土壤里冒出了一个个嫩芽,它们才刚刚破土而出,接受阳光,雨露,它在不停地开枝散叶,它们的方向,大概就是天空吧,它望着天空,想要成长。

    而与此同时,我们也在成长,经过

    01月02日
  • 温暖的旅程

    席慕容说过:每一位母亲都是一位漂亮的仙女,都有一件可以自由飞翔的羽衣,但当她做母亲的那一天起,那件羽衣就被放到一个箱子里,而那个箱子却不可能再被打开。

    我曾记得与母亲吵架的那会,青春期的逆反使我变

    01月02日
  • 鸣洋:“党建+脱贫”要多在一线实战

    要打赢扶贫开发攻坚战,必须强化党建引领,把党建融入到脱贫攻坚工作的全过程。健全机制,整合资源,创新载体,走一条党建引领脱贫、扶贫反哺党建的党建促脱贫之路。切实发挥党员先进性、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,

    12月23日
  • 娜娜:端正“三观”才是干部“袪病”良药

    10月30日,山东枣庄原副市长张鲁军案一审宣判,其因受贿853万余元获刑11年。近日,该案判决书公开了诸多细节。看法新闻记者发现,张鲁军受贿款物的70%均给了其情人常某。后者多次要求协调贷款、借款,甚

    12月23日
  • 王冲林谈国人的借口

    很多时候,很多人做错了事情,还要为自己的行为进行分辨,为自己的行为进行开脱;本来就是自己的错误,直接承认就可以了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可是,就是不愿意承认,而且要找一大堆的借口。{

    12月23日
  • 无题

    现在已经好久没有在碰过了,昨天晚上爸爸打电话来说,要我好好学习,他说你不是发表小说,诗歌类的吗,把号发来,让爸瞅瞅,我该咋说,是说我骗爸的,我开不了口啊。是蛮做自己的虚荣心,爸,我很抱歉,你知道吗,里

    12月22日
  • 由我的坏脾气引发的......

    昨夜居然梦见我七叔另有三个孩子,比我婶生的两个妹妹还要大,一个男孩两个女孩。梦境甚是清晰,让我现在都感觉这一切都是真的。看来我病的不轻,整天胡思乱想......

    昨天因为电视蓝屏的事跟老公吵了一架

    12月19日
  • 寒冬至人心暖

    近日,气温骤降,查阅日历,惊觉冬至即将来临。“杨柳初黄日,髭须半白时”,意味着与百花残、满地伤的寒冬作抗争的时候到了。恍然大悟之余,内心有点小失落。虽说到了“保温杯泡枸杞”的尴尬年纪,莫不成还不分天日

    12月19日
  • 聆听花开的声音

    夜。月光洒下银白的线条,落在昙花身上,将昙花点染得愈加纯洁,淡雅。没有嘈杂的声响,耳边惟有风儿轻轻拂过的律动。

    静静地等待,时间缓慢地一秒一秒移动。当分针终于与时针完美地重合于正点,猛然——耳畔奏

    12月17日
  • 愿三年花开不败

    火车飞驰电掣着,车轮与铁轨激烈碰撞,发出“哐当哐当”的声响。斜阳撒在车帘上,却跑不进幽暗的车厢。河水曲折蜿蜒的,似钢琴乐般舒缓划过,斜阳浮在水面,却走不进鱼儿心里。

    再放远了视线。

    雾寥萦绕的

    12月08日
  • 永不能搁浅的关爱“消防安全”

    “爱”,有许多种,那与我们生命息息相关的“消防安全”,她又算不算一种爱呢?一种那永远不能被人类来随意搁浅的关爱呢?

    “消防安全”说起来简单,我们也一直挂在嘴边,但要真的做起来却是很难。就像大家都知

    12月01日
  • 怀念姥姥

    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姥姥已经去世两年了。在睡梦里,我经常梦到她;每当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,我也总会想起她。当我清醒地意识到她已经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眼泪总是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。

    记得两年前初春

    11月30日
  • 关于做人

    说到做人,很多人又会是豪言壮语的,有的会搬出古训教条经典之类的等等。

    有的说做一个老实人,做一个表面糊涂的人,做一个本性善良的人,做一个别人不在意的或岁月静好的人。但有的认为在现代的社会里,老实就

    11月29日
  •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